入冬    -[一点新,一点旧]

 

在天熱的地方待度過去年的冬天,原本擔心自己今年會格外怕冷,結果現在的身體不覺冷是難受,就漸漸少了這份擔心和害怕。

很多事情沒想像中那麼困難,但也有些事,無論如何費心想也難以琢磨。所以一些家事,一餐飯,一屋的佈置,一些無需過多呵護而掛念和欣賞著的植物,一些裹在泥土丸子里的種子,用稻草蓋住,就這樣隨它們自己長著,長為何樣都欣然接受著……這些可為也可無為而順其自然之事,遠比一份計劃書,一份關於項目企劃的幻燈文檔,更能切實營造一個切身其中的生活。至少飯每天都吃,一時多少,一時鹹淡,反而是點滴心得,而不會留于一時之差,便失之交臂的這種局面。更可無微而長久的掌握分寸,悉心深入。總為付出與收穫,無論成敗。

回想學生時代,無論如何奮筆疾書的寫作業和考試,也無論如何被灌輸著上大學是完成學業的目標,自己內心里依然是有一種疏離感。猶如在約定俗成的公式里,把自己的人生軌跡和作息,生搬硬套在不明原委的秩序和制度之下,云何應由并不真解。實則不同於刨根問底的專研態度,這樣的求學和行事方式,只是依葫蘆畫瓢,其實並不過心,怎談得上深入?

現在覺來并未遺憾,反而更有一種“原來如此”的豁然。花去很多時間和精力在這樣的人生格局中,若不知不覺,或許連煩惱由何而生,艱辛和磨難如何而來,都無從知曉,又怎面對呢?

於是“忙裡偷閒”的功夫就這樣日復一日的被練成了,可是那也不是長久之計。其實練得什麽都是枉然,行深之處,并無所靠,才是真實智慧和功力。所謂修行,實則為何?現在至少親身體會到,原來可以“不靠忙”來活著,也不用“貪”閑而還犯一個“偷”習。

於是用什麽方式修不是最要緊,就如莊子所證得的無為,佛陀當年向須菩提開示的應無所住。其中深意,并非使人住進“空”“無”,也非使人著眼各種實相,或追著或執著。即無為而無所不為,無所住而行佈施。而佈施也非著相,即為放下。放下則為佈施,并無他求,也並無所住。

先為經典紀要,而信解行經則是自己的修行功夫。但也無需“靠”什麽功夫,刻意而為之,以漸遠。真實功力,行深處,清淨自在。

今日雜記,時為立冬之日。時間上有確立,但對於自然來說,沒有立門,立境告知世人,如何來,如何入。

歷代祖輩們都為後代先師,如樹自育,都是自己力行體驗,而後再以鑒后人。現在越來越有一種親近感與他們,超越時間與空間。其實他們不曾遠離,正如四季,原本四處常在,但因人之所限,時空便成格局,而有不同。

入,無論什麽法,什麽門,什麽境界,什麽時空……都不是”入什麽”所造就的格局和限制,而由“本來“所至。換句話說,即是都有由來,但并不歸入任何部份。其實再分句解釋,也是”原來如此“!——本自具足!

既也如此,近入眠之時了,遂頓筆於此。來日再敘!愿大家在入冬之日都溫暖入眠,來日天光無限!

 

 

 

Posted by  at  2013-11-07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3) 


一生一會    -[金色大門]

 

細數著時日過去,漸漸臨近離開海島的這一天。

其實沒什麼擔心和害怕,反而是感懷,我們可以不遠千里來相會。

其實,這一生,只有一會就足夠了。這一會,我們相認了。以後便是相知與相伴,自然,是在一起的。

 

 

 

 

 

 

 

Posted by  at  2013-07-0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澳洲點滴    -[笑忘書|The Sonnets]

 

除了在飛機上就遺失掉手機之外,整個旅程便是一場迫逼分手的拉鋸戰。我們是有多麼無措,在這個美麗的國度。但能被理解是很難的,更何況走馬觀花就更難真正領略一番風景。

其實不求他人理解我們,只願世間長存溫暖與善待。就像這些植物不求我們欣賞它,但愿和我們和平共處;就像這些小袋鼠,遊客們喂它們吃再多的胡蘿蔔,也不能代替自然為它們提供的棲息環境。所以我們誰也不能為誰做主,我們都是自然之子。無論瀟灑走幾回,多久一會,終須回歸自然,又何必彼此為難呢?

你是有多擔心我呢?擔心我會因此充滿磨難?

如果皈依一種信仰,只是隨波逐流,終究還是一種追逐,如果一波沒趕上,又或是來了個大浪沒沖過,除了落後便是落水,還氣自己不夠爭氣嗎?

 

怕什麽?。怕痛?。怕失去?。

愛在哪裡呢?。祝福和願望,又在哪裡呢?。

 

這一點滴,匯成江海,連成沙漠。這一怕,怕出個迷信,失掉個幸福。殊不知,去愛吧,直到點滴付出不惜化泥護花。

萬般皆因緣,人心所遇,人心所住。

 

 

 

 

 

 

 

 

 

 

 

Posted by  at  2013-07-0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建築,復興在文明時代    -[生活在別處]

 

在澳洲看到翻修中的建築,外面還蓋著一個複印的相同大小的畫布。這一舉措,不由讓我感歎澳洲政府的施工時的良好態度。

其實我們還需要多少新的大廈呢?它們大部份除了繼續的反光反熱撞死小鳥之外,就不能也讓人反思一下嗎?

是,它們是建築,但同樣是生命。它們需要被尊重,也同樣需要被認同。可是現在真正受人尊重和欽佩的建築還有多少呢?

是,它們是建築,但不是喧囂本身。它們需要一個文明的社會,去善待它們,也善待整個大同世界的所有生命與創作。

只有文化的復興,才能真正復興建築。

 

 

 

 

 

 

 

Posted by  at  2013-07-0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別岸喧囂    -[生活在別處]

 

如果城市的高樓大廈都隱退在自然花木與人們的幸福之后,不再是人們追求的大前景,而是成為人們站在自家菜園告別的別岸喧囂,那麼,我們才真正有機會親近其他生命,重拾那些細微而珍貴的聯繫。

我們總是在找,總是在追求著。其實,我們的幸福和那些高樓大廈所能帶給我們的都無關,不是嗎?

其實真正的別岸,是那些佔領著人們的內心,令人迷失的喧囂。

 

 

 

 

 

 

 

Posted by  at  2013-07-0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無厘頭的解名說    -[一点新,一点旧]

 

木o這個名字,很多朋友不知o怎麼讀,久而久之就簡稱為木了。而這個簡稱給了木長根的機會,那個o也成了木的地球。

名字是個咒,你信嗎?叫多了,就有感應了。

以前年少困惑,覺得自己的命運總是被綁住控住,似盒裡的提線木偶,可是又不想是,就像看到雙生花,總還是希望自己可以成為活下去的那一隻。就起了一個木o的名字,自圓其說,自得其解。

生命真如雙生,所選的所活。

結果還沒想過換郵箱,換名字,倒是中國雅虎自己關了,沒辦法只有換了,搬了。

所以新的開始,開始有了更多有愛的aloha的祝福。新的開始,木o,也是木哈哈哈哈的permaculture! 新的願景,給了木新的生命。不再是無根而被提線的木偶玩具了,我開心勤勞的種了許多花木,看它們都長大了,心也扎根了,於是就這樣更木了。即便木呆呆也不打緊,心裡是開闊的,根是扎牢的,空氣也會是清新的!

 

再說那一“o”,現在解讀更像孔乙己,一個時代的簽署,一個不知所以的印記。

謝謝你。這個名字,陪我走過這麼多年的網絡變遷,我在,你也在。誰知我們也都變了呢?從一個木o變成一片木木木木木木木木木木木木....!!!! 很明顯,從盒子里,從花盆里,移到大自然中去了!長根了!

 

 

你好啊,這麼多天花板上吊著的木..........椅子!除了是過去的見證以外,你們也有藝術的趕腳了!

 

 

 

 

 

 

 

 

 

 

 

 

 

 

 

 

 

 

 

 

 

 

Posted by  at  2013-07-0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又,海    -[生活在別處]

 

見過夏威夷的海,我們又見了澳洲的海。我們會安住在哪裡呢?這個世界有那麼多海,也有那麼多不是海。

 

 

 

 

 

 

 

 

Posted by  at  2013-07-0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齊家    -[金色大門]

 

這是你親手做的蛋糕,我們把它吃光光,而最重要的是,那時爺爺還跟我們一起樂呵呵的笑。

這一年,我學做了很多食物,雖然只是勉強過得去的水平,可是每日做一些,R君也就湊合一頓早餐、一頓午餐、再則還搭上一頓晚餐,而且每日都還吃光光,同事們還會關注著他每日從家帶來的愛心便當,可美了他,可樂了我。要是爺爺可以在天上看到,也會為我們的幸福而樂呵呵的笑吧。

 

想吃什麽,可吃多少,每日三餐,每日搭配。

你說,我學做菜,你就學做甜點,再由大家負責吃光,大家搭在一起,就齊全了。

這是心意,親手做,看著親人朋友吃光它,大家一起樂,一起飽,一起知足,其實這麼做個家庭煮婦,也可齊家。

 

還有多少日子,就有多少三餐,我的夢想,也慢慢煮進了這些可以分享的食物里。

其實,夢想是否成真,已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這份愛與分享的滋味。

 

 

 

 

 

 

 

 

Posted by  at  2013-07-0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共14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