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之所    -[赴往无署]

 

 

 

 

 

 

 

 

 

 

 

 

 

 

      屋顶的灯光,像是穿着一件咖啡色毛衫的精灵,柔柔地俯身探向房间,茸茸地亲靠在你身边,映在你脸上。这个世界有多大并不重要,我只在意,自己是否也同你一起,切实的身处在这里。即便你回来那几天,我们大多数时候只是待在家里一起度过假期,却犹如我们一起经历了旅行,并无厌倦地一同热爱着这样的居家生活。

      我们会细细的翻阅着每一张照片,也包括这张放在书柜里的毕业合照。你还一一指着照片里的旧时同学对我说,要是在10年以后,又或是30年后,大家依旧按照这样的位置站好再拍一张合照该多好啊。于是我们就逗乐的想象着大家会有的样子,却又好似很难真正的想象出来,哪怕是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也全然不知所以,却仅依照记忆的重组和情感的更新在想象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可是就这样,也依旧乐此不疲,自在大方的面对每一个新冒出来的想法。

      你的笑容里既有海天的烂漫,又有季节般动人的变幻,更是拥有令人会心的所有包容和理解。正是这样一张熟悉的脸庞,让举起相机会越来越迟疑的我又逐渐坚定了自己想要按下的那些瞬间。这与我最初举起相机时的心意一样,依旧惊人的未曾改变过。就像是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一张多年以后的再次合照一般,它的特别与意义,不在于它把每一张脸庞都拍得多漂亮,也不在乎所有的事物是否都被呈现出分外美好的模样,而在于能有这样的一天它真实的存在过,有这样一次拍摄的机会它确实拥有过。更何况即便是美好,年过半百时的参照标准,与当下,也会差异迥然。

      还记得那年那卷片,拿去冲印店弄伤底片。那天你坐在壁炉旁的钢琴边奏响那首钢琴曲时,他也陪伴在你身边。就像毕业合照上,可以找到我们三个人一同稚嫩的脸庞,大家在一起,有过共同的时光。于是我依然想再次拍下的脸庞,又是为了这时的我们留下一些纪念。

      而这样的场景我拍下许多次,它没有变,可是我却从未感到自己将拍下的只是最后一张了——从未有过;仿佛它能被吸引到一条窗帘缝的后面,那目光依然怀着爱恋。 

 

 

 

 

 

 

 

 

 

Posted by  at  2010-11-05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芍芍    -[木。目]

 

 

 

 

 

 

 

 

 

 

Posted by  at  2010-10-2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Good night,Miss M    -[Blowing bubbles]

 

 

 

 

 

 

 

Posted by  at  2010-10-14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2) 


忽尔今夏    -[赴往无署]

 

 

 

 

 

 

 

 

 

 


 

 

 

Posted by  at  2010-08-2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9) 


薇安与玫瑰    -[木。目]

 

 

 

 

 

 

 

 

Posted by  at  2010-06-05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青 吹    -[木。目]

 

 

 

 

 

 

 

 

 

 

 

 

 

 

 

Posted by  at  2010-06-05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那是一只,看不见的风筝    -[式微,待归]

 

 

“新年等在窗外,一缕香,枝上刚放出一半朵红心在转,你曾说过的几句话,白鸽似的盘旋。
我不曾忘,也不能忘。那天的天澄清的透蓝。太阳带点暖,斜照在每棵树梢头,像凤凰。
是你在笑,仰脸望。多少勇敢的话,那天,你我全说了——像张风筝向蓝穹,凭一线力量。”

                                                                                             ——《忆》(林徽因)

 

 

 

那张在邮箱里静静躺着的明信片,在这之前,和你一起走经了哪些地方呢,你还记得你写了什么,当时的心情又是怎样呢?

那天她对我说,你又写了一段长长的话,很多看过的人都误以为这是你写给心爱人的情书,而她问我有没有去看,而且还叮嘱我一定要逐字逐句的认真看,因为那是你写给我的。而那时的我们,其实已经分别很久,也很久没有联系了。

我有时候会突然写一些话,然后我又会把它们删了,或是隐藏起来,直到有一天,我发觉我不再能用一种陈述的方式再把它们放在这里了,我和那些直言不讳的话,渐渐的离得很远。我会有了很多的顾忌,又或是说,再在这里写点什么的时候,都会有种旧地重游的感觉。那个你说在别处看见的。脸上满是倦容的照片里的我,那个现在的我,不,已是那卷胶片里所记录下的时间里的我,像是与你相距很远了。对于这些变化,就连我自己都可以察觉到,又更何况是与我相隔很远的你呢。

不知不觉竟然就可以是一年以后了,而那时的我们,坐在操场上一起唱起那首歌,你说那些风筝真的飞了好远,像是飞机经过的时候都可以撞见它们。那时我们有好多像这样没有得以证实的想象,直到有一天都变成了一种很旧很旧的天真,留在一面哈哈镜般照见的回忆里面。

有这么一段时光,我在里面不知生死,不知梦与现实,不知那到底有多快乐,也不知忧愁究竟长得什么样子,可那时我却认为这些都在这段时光里,我所拥有的和失去的,我都知道。直到有一天那个只是嬉戏吵闹的流浪儿,她被黑夜撞见,她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也没有办法再伸手去触碰到什么,甚至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与得失或是分离,已经毫无关系了。

在看不见的现实境遇里生活着的人们,那曾经也可能像我们一样,那曾经也有可能就是我们。若我们为了相信而寻找彼此,我们会伸出手来,继续去探索这个世界,即便我们一无所知,甚至不知自己还能坚持多久,甚至不知是否将永远都无法再看见了。

可是,夜长梦多。时间久了,你感到那是一种生疏,而在我看来,那却是因为手里渐渐生得了茧,于是,不再会用这双生硬贫实的手去紧握住什么了。不过,这不是令人感到失落的事情,我请你不要这样去想,而我也不会。

海明威说:“我始终相信,开始在内心生活得更严肃的人,也会在外表上开始生活得更朴素。”因此,我也让自己这么去想,也始终去相信:哪怕那不仅仅是朴素,甚至是看不见的,透明的,很微不足道的,哪怕只凭一线的力量,但只要它还在,那内心里,也会是宽广的,也会是有所坚持的。

 

 

 

 

 

 

 

 

 

 

 

 

 

 

Posted by  at  2010-05-09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烟 味    -[Blowing bubbles]

 

 

尽管这百回的时间,不见得都温柔体贴:它们有时很沉,有时又会轻得很不起眼。但这一切,都是充满气息的。在我身边,它们会留在各种事物里,像是对我喃喃耳语,又像是,一阵风吹。

而,回味,不会翻箱倒柜的从陈年老瓶里扑出来,也不会飘满整间屋子把我融在里面。那,最熟悉的味道,也是,最不经意的,最难察觉到的。相反,若,体会了百般的滋味,将,说不尽,也道不明。

其实,都,不会被遗忘的:只要曾经,尝过一回。只是,到头来:想喝,最清淡的白水。

 

 

 

 

 

 

 

 

 

 

 

 

 

Posted by  at  2010-05-09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共1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