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生    -[Blowing bubbles]

 

 

 

 

 

 

 

 

Posted by  at  2010-05-04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The    -[木。目]

 

 

 

 

 

 

 

 

 

 

 

 

 

 

 

 

 

 

 

 

 

 

 

 

 

 

 

 

 

 

 

 

 

 

 

 

 

Posted by  at  2010-03-14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Anyway,new year    -[Blowing bubbles]

 

 

 

 

 

 

 

 

Posted by  at  2010-02-15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5) 


你看,这条路在地震塌方之后已经修好了    -[木。目]

 

 

 

 

那天去了回来之后很累,在车上就搭在你的肩膀上睡着了。嗯呢,然后我觉得我可以恢复过来,休息好就可以恢复了。

 

 

 

Posted by  at  2010-02-0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2) 


写给那些午后    -[On the way]

 

 

 

 

 

 

不知不觉的我们中午时常去吃的那家怪味面就已经涨价了;不知不觉的我们吃完面跑去散步的那间书院街的理发店的外墙就已经漆上了新的白色;不知不觉的那家街坊门口晾晒的腊肉就不见了,也不知它们是被吃完了还是那户人家把它们拿去送给自家的亲戚朋友了;而也是这样不知不觉的,我们在去年年末寄给自己的卡片,我在过去两个月后才收到,而你的仍旧下落不明。

然后有一天你说公司开完年终大会之后你就把办公室里的东西清理好拿回家了。然后直到那时候我才刚刚等到我冲了半个月才拿到手里的那几卷我们之前一起去拍的片。这次底扫还是有些问题,不过与那些不知不觉过去了,我们还未来得及去记录,我们还没想好将来该如何就已经改变了的事情相比较而言,其实也就不算什么了。

你说L琴做了自己明信片,钟鸽准备去骑游了,你却还不知年后会有怎样的打算。而这是前几天的事情了。往后几天,Y子和L琴的明信片在第一城摆摊了,摆摊的第一天大家中午一起吃的豆汤饭,我还为你们拍了合照。然后到昨天我上午和L琴一起在第一城守摊,下午钟鸽赶来换我们,我和L琴又提着明信片跑了很多地方。然后昨天回家有些晚,也就没有开过电脑了。直到今天歇了一个上午,到下午缓过气来的时候,我给L琴打电话,而那时候我都还没去看你的日志。结果刚刚坐到电脑前整理照片的时候,我还在想,我真该耐心写点什么了。结果看完你刚刚更新的日志之后我就写不下去了。

我每次都对自己说,等以后想好怎么写了再写文字,再发片吧。可是当我再看看我手里屯的那么多卷片以后,当我在回顾一下这么一段不知不觉过去的时间,在我现在看来,很多时候,等到以后,事情早就变了。那时没有写,以后也就更不会去写了。

而无论是为了告别而写的,又说是为了纪念而写的,又或是为了寄予更多期望而写的,大抵我的记忆都抵不过忘却的速度的,也抵不过时间和改变。而有一些事情却是无论我如何想要去珍视,当我写的时候或许都已经事过境迁了,当我写的时候都已经离我远去了,但我若不写,也是一样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其实我也改变了许多,就像我过去会用我依然留恋的心情去写,而现在我却会觉得我所写下来的其实是会比我的记忆所能记住的更久一些的。这是一种结束式的方式去写的。因为对于现在的我而言,与其让这些照片,这些记忆将现在塞得满满当当,甚至毫无喘息和空隙的,不如将它们都放入过去了,而为他们在过去里找到一个位置放下来,而从现在里一点一滴的空出来,我也就不用那么累了,我也可以往后再走得更轻松或许也可以有更多力气走得更远一些了。

 

 

 

 

 

 

 

 

 

Posted by  at  2010-02-07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34) 


在艾米莉的房间里    -[Picking up matches]

 


“我安安静静地活着,只为了书册,因为没有一个舞台,能让我扮演自己的戏。不过思想本身就是自己的舞台,也定义着自己的存在。记录一个就等于同时记录另一个,就像将开得最美的鲜花夹在书页间一样。所以,让这个日记成为写给自己的信吧,这样就无需回信。

诗就像是一绺金色的线穿过我的心,带领我往梦中才出现过的地方前进。我猜想我的字句并不能说明我的心,因为我的朋友们从来都不了解。我知道我的生命可以用来织这条线,它会变成一匹够亮的布,充满乐趣,也强韧到能抗拒焦虑;它是所有人的衣装。许多人都将生命托付给神,我却将我的生命托付给诗。

我常常希望自己不用因为家事而浪费时间,但是完全的自由,会让我专注得失去了光彩;我们的黄金时刻,通常都会因为之前的浪费,而更显珍贵。

日子不过是篇序言
暗示着恐惧
显露在最完整的书页里
在我们眼前半开半闭
惊异——首先——在早晨
我们翻开正午的一页
并颤抖于繁星点点的
自然辞汇之收束
每个音节都一样吓人
像一阵暴起的火
对那尊荣的阅读
教化一个无信仰的时刻

信仰本身就是我们的十字架,我们在它的沉重下蹒跚前进,但却始终放不下它。

清晨点燃了天际
迷惑了人们的眼睛
无须礼赞
我们分享这股泉源
或者怀想——这火焰
的力量
它引爆的火花
蒸馏了黑暗
减轻了考验
它说神性的
迷团
就在我们自己里

草地可以听见大地的声音,空气里尽是天堂的回音。

如果我的音乐不合大众的口味,那我们就各自听自己的音乐好了。我将这个想法诉诸文字,可是在灵魂轻声细语的安静时刻,我那无人听见的音乐值得我努力吗?

……我不知该如何称呼那些羽毛般的想法。

生命会加重纯真的负担,但神秘却让灵魂学会飞翔。……阳光使人的眼睛发亮,却使小孩的眼睛和心灵同时发亮。难道是小孩离上帝更近,因为他们才刚刚向他道别?那样的亲近虽然恐怖,但它却正在消失。只要有了距离,我们才能更加舒适。

当父亲读一个段落给我们听,我知道他希望我们能把《圣经》作为方向,可是我自己的方向总是蜿蜒崎岖。

这是多么尖锐的批评啊!从那一堆丝绸中说这样的话。那位女士可能以为自己不会被我们听到,可是她的声音似乎还是太大声了。她只说了一些肤浅的看法,那些人不知道疯狂可能是智慧的神圣伪装。一点疯狂让受困的心智放松。每个人都可以由自己的角度来观看世界。

我从不知有任何快乐可以不带来焦虑。但我们很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因为疑惑让我们看得更模糊。

谜语不是我的目的,我的诗探讨的是生命的本质。可是一个人不可能安全地面对一首诗,像面对准备好的晚餐,等着你的朋友到来一样。灵魂唱的歌是无法预期的。突然的火焰是神圣的危险,开始与结束都是欢乐。

肉体的相伴并不能减轻孤独,如果不能了解彼此。……与自己做伴是最大的快乐。我们内在的听众就是我们的好朋友。

最好的居所
是比墙更深的内部
支持着整个结构
让普通人居住
虽然这个结构会压迫
它却有家的外型
让思想与灵魂做伴
分享孤独的房间
它的窗户就像镜子
它的门无需钥匙
没有铁门护卫花园
除了永恒之外

当我感到有股体内的冲动,这个世界就会突然离我很远。

生命是更民主的,没有一颗心不会感到它冰冷的掌握。

我无法依循魏兹华斯先生的道路到天堂,我要依我自己艺术的道路到达。那是对我的召唤,和召唤他的声音一样真切,只是,召唤的来源会是一样的吗?

我们只见过一次面,但我们的联系不是因为彼此相似的生命形态,而是对于灵魂淬炼的了解,灵魂的淬炼是由愤怒和拒斥而来的。

穿白色的衣服,让我觉得自己像是等待诗句的白色纸页。


谨慎——让我得以唱起更宽广的歌。

美丽通常在绝望中生存。

她(雏菊)曾经希望一种灵魂的合而为一,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但时光已说明这个梦想的愚昧。感情自会找到自己的层次。所以让我们旅行过这样的平原,如果我们不能到达山巅。

我的诗一定得亮着自己的光芒,无需其他人的擦拭。要不然,我会藏起来直到合适的光出现。为盲者阅读是懒惰的行为。伟大才是耐心。

在这样知识被剥夺的生命里,除了不朽的希望外都不存在;欺骗死亡是我的工作。

我的心记录自己的道路。
我除了诗人之外无职业,这是个最超越的头衔。

今天是黄金般的记忆。洛德法官突然来访……我们又再次单独在一起。

较之文字,他更珍惜那背后的心。看见心灵悸动的朋友,从这微不足道的杯中深深喝一口,就可以知道里面的酒有多甜。你不会再渴,也不会再满足。

我的生命是个彻底的秘密……

我不会有肉体的子嗣,但我有神圣的安慰。上帝给了我一种不同的繁衍方式。我的小孩来自我的心灵,我永远的子嗣,我灵魂的狂喜。我欢迎这快乐的阵痛,让诗与创造者分离。现在让岁月见证它的成长,让未来为这个选择评断。”

 

—— 摘自艾米莉 • 狄金森《孤独是迷人的:艾米莉•狄金森的私密日记》

 

 

 

 

 

 

 

 

Posted by  at  2010-01-29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2) 


即便这暗,如果爱    -[式微,待归]

 

 

时间即便会强有力的维护着它的平衡。有过足够年轻之后,有一天也将不再如此。就像天空有过碧海青天,晴空万里,却也会倾覆,一贫如洗。就像那光芒会刺痛你的眼,那赴汤蹈火也会连成茫茫大漠。

这是无疑的。只因为年轻与你。无论在光暗间如何辗转反侧,都仿佛沉浸在蝴蝶奇遇的世界中捕风捉影。无论在瞬息间如何浪掷,都仿佛身披战甲,手持时光之刃,在时光倒流与时光飞逝之间奋力穿梭,一心想要冲破流逝的勇士。

她可以义无反顾的在阳光之下纵身一跃,不惜向黑暗中探寻,像尘土回到尘土中间。她可以爱着深沉的暗就如同光明一样,她也可以爱着她的幸福和你。到灯塔去。

 

 

 

 

 

 

 

 

Posted by  at  2010-01-21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你好,静静生长的小芽    -[木。目]

 

 

 

 

 

 

 

 

 

 

Posted by  at  2009-12-3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8) 



共1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