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的沉默    -[式微,待归]

 

 

是你侧过脸去。抽起一支烟。是我在这样的无声停顿里望着你,却也仿佛是望见了我们远去的话语,在事隔经年后变得杳渺如云。

是你又望向了我。一只手轻轻搭着脸。就好似从这些云端漫出微末的光亮,随着时间消长,仿佛透过花叶,筛下安静的疏影,继续在时间里踱步。    没有山重水复,没有排山倒海,而是在离彼此一步之遥的地方辗转反侧却还是停了下来。就仿佛它们甘愿让自己缩成一个影子似的,停了下来。

而我在想象中吻着它们,在日落黄昏我们告别彼此,各自离去时——我吻着,这些光,它们如同在相框的玻璃之后。这些,有过的温情,你已不得而知。

 

 

                                     

 

 

 

 

 

 

 

 

Posted by  at  2009-12-1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6) 


不着边际    -[On the way]

 

 

 

 

 

 

Posted by  at  2009-11-2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4) 


是。渡过的。这。露水的世    -[木。目]

 

你说,那是洒脱,那并不是迷糊。不,那是我太年少无知了,又或是老年痴呆了...并不清楚,能够拥有的,都是来之不易的。

是的,之前,我们太小了,之后,我们又太老了。

是。渡过的。这般...在这儿之前与之后之间...无论得失...我都应该感谢...是的。感谢着,感谢这般,有限的,短暂的...露水的世。

 

 

 

 

 

 

Posted by  at  2009-10-23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25) 


驿    -[On the way]

 

延滞的时期在地平线上显然可见,却最终不动声色的走过我们,就如同我感受着自身的速度,感受着你用你的速度从我的生命中经过一般。

泰戈尔说,因着绿意的爱抚陶醉而温柔,我永远四处寻找我的自身,但我怎能认出,那以变幻的形象和外表,在梦中飞掠的流浪者呢。

在被曾经灼伤散发出热量及各样气味的时间里,在这段路上,若梦总是在天空之上,却也总会不断的如星辰般划落时,我的心底是否可以柔软而紧实的,在它抵触的时候可以足够的环抱住它呢。这是我所希望自己有的温柔,就如同某个时刻,在内心的和叙里,与笔砚相亲,鹭莺立雨,浪花一肩。 

 

 

 

 

 

 

 

 

Posted by  at  2009-10-07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8) 


划过夏天的和弦    -[式微,待归]

 

Sep 19, 2009    

小世界                   踩在棉花上        

 

 

 

 

 

 

 

 

 

 

 

Posted by  at  2009-09-19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4) 


It's your day.    -[Blowing bubbles]

 

 

 

 

 

 

 

 

 

 

 

 

 

Posted by  at  2009-09-13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8) 


心之谷    -[式微,待归]

 

即便花事了,湖心草也依然能生长,即便并不想曾经也并不遗忘。若某个时刻,你我如花朵般散了,它是否还赤诚般的包裹在泥巴地里,被我们所相信呢   我们会在各自的纷繁中落定吗

而那时的你,在哪里   而那时的我,又在哪里呢

 

 

 

 

 

 

 

 

 

Posted by  at  2009-09-07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1) 


@。@    -[木。目]

 

 

你说,请不要害怕去喜欢你自己的样子。

虽然我还是会害怕,还是会觉得自己很脆弱很渺小。可是我真的很喜欢那个总是爱一直笑一直笑的自己...而不想失去她。所以,是不是可以为此而不需要理由的,去爱着...去笑着...呢?

 

 

 

 

 

 

 

Posted by  at  2009-07-15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6) 



共1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