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istic thinking.    -[Blowing bubbles]

 

 

 

 

 

 

 

 

 

Posted by  at  2009-07-03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0) 


黧际中的岛屿    -[式微,待归]

 

 

当那个出口隐藏太深的时候,想要蒙住足音,以为,哪怕误入泥澜也可返身而退。结果,那些蹩脚走过而自以为不会沾染上尘泥的暗地,在遮掩的恐惧与不安中,留下了更多凌乱的印迹,带着伤痕。

是否应该让黑夜被体谅,或是遗忘?也是否这条路应该继续变得宽广包容,或是远离?其实,对于阳光下的阴影而言,无论走到哪里也会相随,更何况是黑夜。而其实,黑夜不曾隐藏自身,它一直是坦然自己的。那些自以为只要能得到开解原谅,便可寻得的出口,其实才是借口织成这般黑夜的一切,隐藏起,更加盘根错节的深处。

 

 

 

决定带着脚步,走出门,给点时间,找到星辰的应许,亲吻尘土留下的痕迹,撑起去往的船帆。把天边带到身旁,分野那条黑线。

而走到门前时,黑夜已赶了上来。从潜约中浮现出“无”的裂口。如同毗那琴弦上半睡着的海岸。如同拉上幕帘,一穗幽暗的晚星之国。在存在的深处触而不及的修筑着,将落日的微光消沉,留为黧际。在时光中掠过的时光是一座岛屿,在背景里暗下去。

 

 

只有走出的时候,才会领略,没有走出的时候,其实还是可以借口这样说。但无论别人告知我的世界是怎样,我所感知的世界,在眼前,却仍然还是睡眼朦胧。也无论身边有再贴近彼此的陪伴与相随,在退回内心的时候,却仍然还是要在独自面对中,才能醒来。

 

 

 

Posted by  at  2009-06-11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5) 


朵朵家    -[木。目]

 

 

 

 

 

 

 

 

Posted by  at  2009-05-3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8) 


留影    -[Blowing bubbles]

 

 

「他说,Stay。
 它说,跟着我走。」

 

「但告别似乎是一早就已经注定好的事情。
 它在临走之前,用发光的手指点着他的额头。它说,我会在这里。」

「于是,在最后,它带走了那盆盛开的花朵。」

 

 

 

 

 

 

 

 

 

 

 

「有些时间,来了又走了。当夏天再来的时候,离别又在眼前。
 时间把它包裹住的礼物赠予。我们相信着。也希望能不带遗憾地前往。」

 致 my dear 芍     春天·留念那些花期已过的花朵·2009·04

 

Posted by  at  2009-05-23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2) 


.    -[]

 

 

 

 

 

 

 

 

 

 

 

 

 

 

 

 

Posted by  at  2009-04-2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21) 


然后 怎样    -[式微,待归]

 

「壹」

你说,从明天开始,不能再陪我了。

于是,就如同从冬日里游走进夏天的那些日子,回来的时候还有一些续留的温暖在,而如今,冬天和夏天却都已经四散纷离了。而春天,从一开始,就在不知不觉之间,被带走了。

你还记得我们离开的时候,为那片海取的名字吗?也还记得,我们说过走到未来的某一天时,还会去看它的吗?

那时的我们,不曾放开手,一起追逐,朵朵的浪花。听到彼此呼喊的声音,呼吸里是淡淡的咸涩。
那时的我们,不曾放开手,一起睡去,一起醒来。为那些如云似海的梦,涂上了缤纷的颜色。我们一直在笑,在彼此眼里。

而如今,我们放开了彼此的手,正如两双曾经绑在一起的翅膀,彼此分开,然后,飞向了自己的天空。

 

 

「贰」

这次末末走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时间再聚。而好像除了没有时间,是步调统一的之外,我们总是像两个不停恍惚的线条,失散着靠近彼此的交集。

在那些你需要我,打来电话说想我的时候,我却总是被眼前的事情离不开身来陪你,而或许却是一个借口。

正如最后见面的那日,你让我陪你去医院。因为你说,一个人去,会觉得治疗的时候特别痛。可是,我一进医院的走廊就开始感到天昏地转,胃里止不住的翻腾,而很难再继续待在那个阴暗狭小的空间里。我解释说,大抵是因为没有睡好,中午又没有吃东西的缘故吧。而其实,我却是因为极度的想要逃离出那个死活攫住我,却需要面对,而在潜意识里,又早已一次次决堤的出口。

后来,我们离开那里的时候,你说你想去吃点东西,我说,好吧。结果,我吃了,你没吃。你说,又不想吃了。

然后,等我吃过东西之后,我们就各自离开,回家去了。

 


今天凌晨给你发短信的时候,我已经很疲惫了。而你清晨回我短信的时候,我也看到了生活里,令你疲惫的,却不得不去继续面对的事情。你说,白天里依旧需要加班啊。我说,那晚上再怎么样也犒劳自己吃顿好吃的吧。
而在这一天里,你是如何跨越这个年龄的界限的?我们又是在如何一如既往的继续生活着呢?

你给我的地址,我不知不觉中又弄丢了,而我又一次次的忘记了问你。
于是,要是我在这里对你说,我在这里,也想为你再次奏起那首你最爱的曲子的时候,你是否知道呢?
然而,你之前说,你把这里的地址丢了,让我重新给你。而我还是一次次的忘记给你了。

而我说我忘记了,却好似弄丢了东西之后,给自己找的无数个无法找回它时的理由一样,我又逃离了。

 

 

「叁」

前天和斐一起去裁布,然后,一起吃饭,然后一起坐在操场旁的台阶上。

你向我指着操场对面的老房子,你说,那是你小时候住过的地方。你说,你曾带很多人来过这里。你说,我们激动的说着要一起出游的情景,和当初同他们说着一起出游时的情景很像。

我在想,我当时说了些什么呢?而其实,我说过什么,我记忆起来的时候,却又像是在对着记忆里的我们在说话一般。

好似一个人独自拥有的回忆,回忆的时候,也是独自的拥有,而回忆与回忆里的人,其实也如同着独自的拥有一样,不会归属于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任何人。于是,每个人的回忆都是不一样的。

而我们未来的样子,我们想象着,却还未曾发生,也无法触及,而说过的关于未来的我们,这些话,却已是在回忆里。

 

 

 

「肆」

于是,在这一天,有一个人,她放了自己一天假。真好,还有假期啊,她说。

于是,挖个坑,往里跳,然后把坑填上。再立个牌,安插在那个名叫做痛处的地方。上面写着:来路不明。

 

 

「伍」

是的,这是海。但是,然后呢?又能怎样?

 

 

 

 

(关于文字,对于一个枯萎的灵魂而言,是一种宽慰,那是她想要抓住那根起死回生的稻草。

却不料,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深。)

(朋友们,你们还是警惕着玩火的人,离火远点吧。)

 

 

 

最后,愿大家安好。

这样,这些文字才能祭奠这个游走中路过这里,埋藏的灵魂。

 

 

 

 

 

 

 

 

 

Posted by  at  2009-04-06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6) 


盏    -[Blowing bubbles]

 

 


如果,窗会开口说话。

那么,墙一定是它最贴心的倾听者。在沉默中,有着坚固的留驻。细心的看着窗前的风景,墙里墙外;悉心的听着窗的表达,窗里窗外。

 

如果,墙是一个序的次方,时间也是一个序的次方。

那么,砖立间的方寸光亮,便是那些暖。在午后角落里,安静的陪伴着,可以歇息一盏茶的时光。

 

 

 

 

 

 

其实,即便没有如果,我们在生活里。

那么,生活就在其中。

 

 

 

 

 

 

 

 

 

Posted by  at  2009-03-16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3) 


霓 裳    -[Blowing bubbles]

 

「壹」

雾气长久以来的散不开,于是,这片天空很难看清云与云之间的轮廓。所以,要透过它们的旭日,若热力能如续炉般让人感到暖暖烘烘,大抵已算是天晴。

其实,这座城市的雾蒙天气,下起绵绵细雨的时候,反而是它独有的一番风情。

 

 

「貳」

我们在一起遇见的,难得聚到一天里的天晴与烟雨蒙蒙,以及那一日的出游,在你离开之后,会令你对于这座城市留有怎样的印象呢?

在你去过的无数地方,在你住过的无数个城市里,这座城市,对于你而言,在内心里又有着怎样的位置呢?

四处游走的经历,让你精通了很多的语言,也让你对于聚散别离看得比一般人潇洒淡然。而你对于走过的路,去过的地方的记忆力,以及你沿途的洞察力,让我无数次想要举起相机拍下在我眼前的你。

我带你至东向西的游走在这个城市里,中途还因为带你走错了路,兜兜转转的错过了拍下一天里最美的旭日。但你却能把这一路的兜转当作是一种经历,以至于我们沿途里那些一言一语的交谈,直到如今我也依旧受益良多。

而你让我更加确信,有些一直存留在想象中的事情,是可以真实的实现的,因为,至少在我眼前的你,让我看到了它们一点一滴成为现实的样子。

虽然,不知今年是否还有这样的时间可以与你还有璐璐,一起再相约出游,去云南探望一位支教的朋友。虽然我也不知还得相隔多久之后,我和璐璐才会有机会去到尼泊尔你所待过的孤儿院里做义工……

不过,我会一直记得这一切所能实现的可能性。我也会一直记得那一天里我们因为相信而一起有过的约定。

 

 

而在距离那一日,距离你离开这座城市,已经过去了很久的时日之后,我才写下这些文字。我所感受的时间与距离的长短,还在一点一滴的变化着。

而你在你去往的一个新的城市里,在一个新的开始里,一切都进展的顺利吗?

 

 

「叁」

见璐璐提到“在沉默中变重”,我便想到了那些蛰伏在冬日里的动物,其实他们在蛰伏一个冬日之后,体重会比过去轻很多。因为,整个冬天都在消耗着之前囤积在体内的热量。

而想到“重量”这个词。我就又想到了“拿起”和“放下”。

其实,在无数次反反复复的拿起和放下之后,在无数的辗转反侧之后,得失只是一个过程里的存在罢了。正如我们拍照时一次次拿起和放下的过程一般,最后,我们按下快门时的那一刻,真实的感受才是最为重要的,不是吗?又何必在乎错过了哪一秒,留驻了哪一秒呢。

“真实的感受”是否就是我们在无数次“拿起”和“放下”之后所体会到的“重量”呢?

 

 

 

「肆」

春雷惊蛰前后,在冬与春交替的时刻,天气依旧还是辗转的变化着。

 

于是,我又想到了曾经居住在这座城市的诗人杜甫,想到了他曾写过的一首诗《春夜喜雨》。

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 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 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 花重锦官城。 

而当年他所住的茅屋,在他离开之后,也不复存在了。而如今在城西浣花溪畔所留下的草堂遗址,其实是经过诗人韦庄重结的茅屋,经宋、元、明、清多次修复而得以保存下来的。

在事隔多年的无数次时过境迁之后,其实,真正能让我穿越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而体会到诗词里的表达的,不是这些遗址,这座茅草屋,而是如今依旧随风潜入夜里的阵阵细雨。

因为,事到如今,依旧是交替轮回的四季,年复一年的春暖花开,始终依然,自然而然。

 

 

 

「伍」

冬雪飘颻锦袍煖,春风荡样霓裳飜。

 

 

 

 

 

 

Posted by  at  2009-03-07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7) 



共1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