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    -[式微,待归]

 

 


 

一朵花,给自己;
一把伞,给这天用。

Wilhelm Genazino  污斑•夹克•房间•痛苦 女人•屋子•小说         
Virginia    墙上的斑点 一间自己的屋子

 

 

 

 

 

 

 

 

 

算来好景只如斯,
惟许有情知。

寻常风月,等闲谈笑,
称意即相宜。

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在天鹅湖中边走边寻寻觅觅,
镜花水月还是来不及去相遇。

道寻常,只偶然;
谁可知,月如水。

 

 

Posted by  at  2008-12-1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4) 


Do mine heart best see.    -[On the way]

 

 

 

落叶,
就宛如秋紧缩在心口的朱砂痣,
还隐存着一点煦和的温热,
留守着对树的情意。
  
秋水如云,映寸在你脸庞。
浮水间的荷花,寻逆的光,
却都比不过幸犹见你轻启的笑了。

 

 

 

 

 

 

 

.



我是颤颤抖抖的叶,
你是坚定不移的树。

我是游游移移的影子,
你是牢实可靠的地。

我说,你是我眼中的风景,
你说,原来你也在这里。

 

 

 

 

 

 

 

 

 

 

在十一月的午时,
秋日和浮云,闪烁与暗,
都各据一地,
却怎么分也分不清。

风懒懒的,
像是睡着了,
又像是无心打扰,
你留在草地上温柔的影。

 

 

 

 

 

 

 

 


一颗又小又轻的心,
搭着晶莹的泡泡,
在阳光里,
透着五彩的斑斓,
笑得一脸的灿烂。

然后,
与风相拥,一齐轻舞。

飘远了,
高兴了,
跌在空气里,
变成了不怕痛的泡沫。

然后,
依旧追着风,
更加轻盈。

 

 

 

 

 

 

 

 

 

一些笑容,
或许并没有牵扯进神经,
但是却让人心领神会了。

聚会时,
大象也来了,
没有被冻在冰箱里。嘻~

 

 

 

 

 

 

 

 

 

 

 

 

Posted by  at  2008-12-06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9) 


In a warm embrace.    -[Blowing bubbles]

 

 

 

 

前一秒,停了下来;后一秒,也停了下来。此时,它们依旧停留在原处……
它们大抵是走累了,在转角处,只剩下了影子,而怎么拾也拾不起来。

然而,你却愿意跟随这样的步调,也停下来。然后,微笑着对我说,让我们拥抱一下吧。

于是,在清宵时分,日和的温热早已消失殆尽的时侯,能窝着你温暖的话语,安然入睡的那一刻。其实,幸福,也如同睡眠可以炉火纯青般,是面对泰山压顶依旧处之泰然的一种心态。

嗯,我想穿过这些后背的寒凉,也站在你面前,对你微笑着说,让我们拥抱一下吧。

 

 

 

 

 

 

 

 

 

 

 

Then thou , whose shadow shadows doth make bright.
你的影子把黑暗照得通亮。
                                      ——William Shakespeare.

 

 

 

 

Posted by  at  2008-12-0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0) 


Humidifier    -[Blowing bubbles]

 


今天我熨衣服的时候突然在想,衣服上的褶皱,并不是只要紧绷之后,再用热力就可以平展的。
其实关键还需要一些湿度。

其实,有时侯皱巴巴的心情也是这样,并不是单靠力量和热度就可以平展的。
就像空气里需要一定的湿度一样,但是又不能太多了。

 

只是,这儿内心的一点点湿度是什么呢?
只是,控制这儿一点点湿度的又是什么呢?

 

 

Posted by  at  2008-11-2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6) 


At sunset time.    -[Blowing bubbles]

我没有最喜欢的季节,因为我不想去将它们拿来比较,因为为什么要去比较呢?

我没有最喜欢的季节,因为它们原本就是不同,正如我也没有最喜欢的歌一样,因为它们的不同原本就是在不同的时间里,有着不同的喜欢。

这样的忘情日落,这样的夕阳余晖……然后空气里淡淡炊烟香的傍晚,我原本还在想,它可不可以是最喜欢的时刻呢?

可是,文字被我删删减减,到最后,我觉得,我没能找到适合的文字表达它,也不想生搬硬套那些说辞,让那些原本的喜欢变得生硬牵强。

就让喜欢和表达,都保持原样吧。让表达不再拘泥于一定要表达出来吧。

 

最近我拍照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心情,觉得很多事物,只想让它们保持原样的记在脑子里,记得的让它继续记得,会忘记的也就随它忘记吧。感觉不想给它们一个定格,一个框架,一个约定俗成。

 

至于原因也不想明确到条条款款的那么仔细,觉得解释只是对于这样的实际心境的没有把握和不明确。

于是,越没把握,越不明确,就越会去需求更多的解释。

 

而我现在,并不是这样,于是,我想说,就随它去吧,我不需要那么多定义了,拍照也不再想受到一个框的限制了!

于是,我拍下的东西,很多大抵拍下了,但是却不会再想只是定格在框里了吧!

 

于是,话说回来,这些文字,也没什么作用了,因为我想表达的,也不见得都会在这里了。

而其实,我也并不认为“表达”需要表达出来了。

 

吼吼~~我想笑,可是我没笑。我想哭,也不见得有眼泪。而我很快乐的时候,我自己不见得去表现得很快乐;我忧伤的时候,也不见得就得表现得忧伤啊!

更何况,快乐的时候一定得笑吗,喜极而泣,不是也很好吗?

更何况,难过的时候一定得哭吗,偷着乐乐,不也很好吗?

 

林夕说他写得最悲伤的歌词是:我一直都很快乐,但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

我是觉得,我们表达出来的时候,或许是选择了你认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表达。

而其实,正如我们拍照,或是被拍,时常定格下来的画面,有多少是我们认为应该是这样的而去喜欢呢?

其实,它们可以是很多样的不是吗?

而本来的样子,没有全部表达出来的样子,你是否看到呢?

要是看到了本来的样子,表达出什么,其实就不会那么执着了。

于是,表达的形式,也不会执着了。

 

呵呵,所以,我也没什么好写的了。

因为,本来样子是一样的,表达再多,也是重复表达。

要是,你觉得因为角度和方式不同而有所差别的话,那么是因为本来的样子还没有看明白吧。

 

额……我觉得,我已经重复说很多了。

额……我觉得,我已经重复拍很多照片了。

 

 

 

Posted by  at  2008-11-25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6) 


At will.    -[Blowing bubbles]

 

"Mrs.Dalloway said she would buy the flowers herself."

 

 

 

 

 

 

 

 

 

 

Posted by  at  2008-11-16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2) 


No longer.    -[Blowing bubbles]

 

 

 

 

被选中的想法,慢慢消受日与夜的光阴,变成互不相干的节奏和调子,分割时间具备的意识形态。

在那一页一页的字里行间,给予你的是追求与自我反顾,还是无忧无虑的纯粹生活呢?

 

 

 

空气力学证明着,大黄蜂不能飞。因为它身体太重,翅膀太弱。但是大黄蜂却不知道这些,于是它拍拍翅膀就飞了起来!

费尔马说,他发现了非常神奇的证明,但把证明记录下来的书的空间不够!于是,关于这样一个费尔马定理花去了人们350年的时间。而当安德里奥霍兹看清它的那一刻,却没有文字记录下他当时的想法。他是睡了个好觉?还是哭过呢?没人知道,或许吧。

拳击手打拳的时候,最忌讳的是闭眼睛。因为,闭上眼睛便看不清挥之而来的拳头了。因此,会被打得更惨。可是当人们面对迎面而来的伤痛时,第一反应往往都是闭上眼,不是吗?

当某一刻,有个人望向你,你是不敢去看,还是怕被看呢?而不管你原本以为的结果停留在哪一方,你都避开了他的眼神,不是吗?

 

 

 

 M. L. Becker said: "We grow neither better nor worse as we grow old but more like ourselves. "

Marie Curie said: "Nothing in life is to be feared. It is only to be understood."

 

 

而此刻,你想对自己说的话,又是什么呢?

那些与别人,与你经历过的任何事,任何处境,你所接受的任何知识,任何观念……都无关的,你想对自己说的话,是什么呢?

 

 

 

 

 

 

 

Posted by  at  2008-11-1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7) 


Always be here.    -[Blowing bubbles]

 

那个去到动物园里,不画长颈鹿,不画斑马或是大象,而是对着火烈鸟专注的小女孩。我突然记起来了。

我甚至在想,之前为什么会忘记了那个曾经拿着画板认真画画的你呢?

 

我们曾一起学琴,一起提着塑料桶去泳馆学游泳,然后在路边摊一起吃一块五一碗的肥肠粉和三大炮。

姨妈脑溢血瘫痪的那段时间,我们一起照顾比我们小的小侄子,一起撑着比我们还高的晾衣杆晾衣服,一起洗碗玩泡泡,也一起度过那些挤在一个被窝里有点担惊受怕的夜晚。

我们一起看六点档的动画片,一起去偷偷买街头店铺里的瓶装汽水喝,一起将死去的蜻蜓埋在院子后面,也一起和邻居家的小男生搭话,一起在河边放风筝。

 

三岁那年你从楼梯上摔下来,割伤鼻梁,留了好多血,即便最后还去医院缝了七针,但你没哭。

十岁那年,你走路不看路,结果撞上了玻璃门,又流了好多血,鼻梁和左脸又去缝了好多针,但你依旧没有哭。

而长大后,你曾为了遮住那些伤疤,宁愿戴上框架眼镜遮住自己又大又亮,而且还有很长睫毛的眼睛。也曾宁愿让脸上长痘痘,而懒得去打理。

 

不过当你有了自己喜欢的男生,当你摘下了眼镜,也坚持去看了皮肤科医生,治好了痘痘,还让我陪你去商店买护肤品的时候。我发现时间也眨眼间很久以后了。

再后来,你喜欢的男生去了法国,你难过了好一阵子。

我跑去你学校找你,和你去吃串串,还一起跑去穿耳洞,一起去唱歌。

 

 

帆离开的时候,是你陪我一起去的奠堂。我没有哭,甚至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但是,你却在旁边哭的好伤心。

于是,每当我想起帆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至少,还有你在那样的时间里,同我一起度过,一起收起那些回忆……

 

 

我现在很喜欢的,装相机的包包,是你送我的。你曾送我的钥匙链,后来坏掉之后,我就很久没有再找到觉得更喜欢的了。

 

太多太多……

似乎都有关于你的记忆。而它们像是一个拼图一样,在拼拼凑凑之后,居然可以拼出一个从童年到青春年华的连续画面。

而你,一直都在那里,在那里。以至于,我会像拥有呼吸一样的时常忘记。

 

但是,当我想起,那个曾经的你,那个曾经喜欢画火烈鸟的你,以及那个曾今不解你为何喜欢画火烈鸟的我时。我突然觉得,那些日渐苍白的记忆,又开始有了颜色。

就像那些火红的火烈鸟,会让人记忆犹新的颜色一样。

 

 

 

 

 

 

 

 

Posted by  at  2008-11-07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8) 



共1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最后一页